三人网挣博客

网址已变更为:xunizy.xyz,旧域名(pppWZ.Com)已停用

网址已变更为:xunizy.xyz,旧域名(pppWZ.Com)已停用

网址已变更为:xunizy.xyz,旧域名(pppWZ.Com)已停用

狐狸知道很多事情,而刺猬只知道一件大事

许仕杰 2021-03-20 19:06:46 收藏文章 无标签 160 0

有些人很聪明,也有很多爱好,对各种事情都了解,在各个学科都有涉猎,可他们到临终前都没有取得什么重大成就。

不仅没有取得什么成就,他们几乎是在忙东忙西之中恍恍惚惚就过了一辈子,仅仅留下了一大遗憾:“我希望自己有勇气过一种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别人期望我过的那种生活。”

这种情况容易出现在小时候被老师、家长口口称赞的好学生头上,他们足够聪明,聪明到能搞得定各种考试,一路能顺利升学,却始终受着社会期望的驱使而选择了一种看起来不错的生活。

有个不太容易被人觉察的陷阱是聪明人因为聪明等原因而拥有了其他人不曾拥有的机会,容易受到他人的引导去追风口。

他们觉得自己应该是个“通才”,不仅擅长自己的专业领域,还能够随时切换到其他领域,懂点人文艺术、管理、投资或心理学。

按理说,我们是该多学点东西才能借鉴各个领域的思想,解决复杂的问题。

可问题是聪明人容易高估自己的能力,且低估了学习其他领域知识的难度,结果是他们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啥也都没捞着。

小时候,老师总让我们查缺补漏,不要让自己表现不好的那一科拖了自己的后退。后来,我们习惯了找自己身上的缺点,再想办法去不上缺口。

近些年,有些人在不停地灌输毒鸡汤:要跳出自己的舒适区,去探索自己真正热爱的事业。

有些人受到鼓舞去找了新的工作,开启了生活的新篇章。

然而,更多人听了这类说法放弃了自己已有的资源和优势,勇于突破自我,去做了一些自己会做但并不精通的事情。

例如,有些人因为擅长逻辑和数学被认为是天才,但他们鼓足勇气给整个礼堂的观众做演讲,结果却使大家昏昏欲睡。

与之相反,一个天生的艺人虽然可以让观众在短时间内开怀大笑,但是要让他解释最简单的定理,恐怕他也会逃之夭夭。

假设一个人的运动天赋高,善于利用体能,而其他智力水平一般,他会自然而然地倾向于(渴望、享受、擅长)做有体力成分的活动:体育、舞蹈或其他需要力量、耐力和精确性的工作。

他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运动员、演员、编舞、建筑工人、警官或外科医生。

问题的核心是:成为一名运动员或演员,会妨碍我们同时培养或拥有两种、三种、四种与智力相关的活动。

清楚地辨别我们喜欢的工作风格,意味着能辨别我们拥有并喜欢运用的智力类型。

由此,我们才有可能找到我们自己喜欢且擅长的工作。

面对潜在的生活或职业改变是一个过程,需要你认真地计划、执行,打破不稳定的模式,还有那些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事情。

世面上那些职业测试或个性测试本身可能是不合格的:

• 如果它们是基于才能的(“你有66%的可能是会计师,有33%的可能是建筑师”),其测试结果未必符合我们的愿望。

• 如果它们只是基于愿望,而不是基于挣钱的能力或机会,那就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 如果它们没有涉及你的个性和你对工作环境的偏好(室内与室外、个人与团队等),那么这些测试的对象根本就不是我们。

职业测试遵循“特质和因素”理论,其中涉及个体研究、职业调查与将个体研究和职业调查相匹配。

问题是测评师没有把兴趣、价值观、才能、成就和个性的成长和变化纳入试题。

他们假设的是我们可以对某些独特的能力和特质模式进行客观的衡量,

事实上,人们不太容易符合这样的描述,更不用说兴趣广泛、好奇心强的聪明人。

或许,我们可以尝试在不同岗位上工作一段时间,看看自己到底适合做哪些工作。

然而,生活里有太多需求等着我们多挣钱才能满足,那么我们就需要在一个较靠谱的职业发展路径上走下去。

是的,我们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试错、重来。

上天已经非常眷顾我,让我能够两次重来一回都顺利过渡到下一阶段。

前后花了我六七年时间去探索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但最近一年多感到了不对劲,想结束这种浅尝辄止的试错和探索。

安杰拉·达克沃思在《坚毅力》将兴趣分为两种:

一种是初学者的兴趣:你看到一个新奇的东西觉得挺有意思,想要去了解一下,但这个兴趣是肤浅的。下次看到更有趣的,你就会忘了这个东西。

还有一种是专家的兴趣:这种兴趣是只有你深入到一个领域之中才能体会到的那些很微妙的东西。一旦你理解了,它就会强烈地吸引你继续钻研,越钻研越感兴趣,越感兴趣越钻研,你就能在这个领域里长期挖掘,你就能有所成就。

洛斯彭纳托说选择领域要考虑三个标准:

1. 你得确实喜欢这个领域;

2. 你得在这个领域中有天赋;

3. 这个领域必须能让你挣到钱。

选择领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想想我探索过的心理咨询、用户体验、数据分析和投研等十几个领域,这些都是毕业前想过未来要从事的职业。

大多数都是因为我感兴趣却无法钻研就放弃了,耗费了三四年时间,对世界多了些认知维度,但我不能再继续这么混日子了。

有些事情仍然感兴趣,倘若这个领域不能让我挣到钱就还是得放弃。

同时,现代世界很专业,我们很难找到一个综合性的事情干。

在没有找到这件事之前,你需要做出战略选择:做什么&不做什么。

你的人生使命不太可能是躺在家里睡大觉,更有可能是一份理想的工作。

回顾下面的工作条件可以帮你更好地定义你的梦想:

你喜欢的工作有哪些特点?

• 大部分时间独自一人,还是和其他人在一起?

• 在安静的环境中,还是在高频互动的环境中?

• 以一种可预见的、常规的方式,还是在需要即兴创作的条件下?

现在想想以下内容对于你的重要性……

• 想在一个道德标准很高的公司工作吗?(环境、个人、社会、道德……)

• 你监督其他人工作吗?(监督员工时,很多琐事随之而来,你得对团队中发生的一切负责,即使是小事。)

• 有职业发展的机会吗?(除了薪水更高之外,还要考虑其他因素:你负责的员工和更长的工作时间。)

近一年,我一直在想:是离职再新开一局,还是先做到精通再说。

我不想以后人到中年就产生一种深深的绝望感:人生已经过半,自己却一事无成。

趁现在还来得及,我可以重新规划职业发展路径,不为专业、职场角色所困。

尚未摸清自己以后到底该怎么走,依然只能一点点去探索,只是绝不能再停在原地不行动了。

还好,不同于刚考上研究生时,我现在已经有了不少研究经验,也读了近千本书,能够对文章、书籍的好坏有基本的判断力。

有些跟谋生有关的事情(投资、工作)也在这两年基本做到了胸有成竹,不需要再投入大量精力也能做得好,更重要的是降低了预期就不会再盲目折腾自己了。

目前,我准备继续把本职工作做到精通,而不是半桶水晃荡就又换一份工作。

同时,我也静下心来去专注研究一个领域:关系。

工作、公众号、心理咨询、即兴剧和论文等都围绕着“关系”这一议题衍生、发展。

万维钢在《你有你的计划,世界另有计划》里提到:“如果你深入进去,严肃地对待这个领域,想要靠它吃饭的话,你就会面临挫折、困惑、批评,你会感到自卑,会质疑自己的能力……但正是这些东西,才能使你成长。所以深入钻研是个充满痛苦的过程,越深入进步速度越慢,你是在用80%的功夫磨炼最后那20%的技艺。”

既然我想做事,那么我就得把拖延的毛病给治好。

想做的事情要抓紧做,哪怕多付出点代价,也别只是等着。

代价可能是未来10年的收入,也可能是从事其他职业的机会。

但我们不能什么都想要,最后却落得个什么都得不到

不过,我们应该把绝望抛在身后,去培养一种新的存在主义:真正做成某些事。

诚如荣格所说:“死亡无法避免,它只能被超越”。

愿我们临终前的遗憾少些,而这标志着重要的事情都已处理妥当。


本文来源:许仕杰 的公众号
顶部